一束一展,使个“龙形搜骨”的式子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非凡彩票网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05-09 16:08

镇外却无动静,直至午后,蒙古兵仍是未来。又等了一个多时辰,忽听镇东传来喊杀声,气势甚壮,似有数百人之多。二人精神一振,正待鞑子入镇厮杀,那声音却低弱下去,又响了一会儿,竟止息了。几人注目东望,始终不见马队冲来,不禁疑惑。

正这时,只见一骑自东面奔来,马上是个汉人,三十多岁,一脸精干之气。此人马到近处,飞身而下,只向几人扫了一眼,便冲石耀庭抱拳道:“这位是石大侠吧?外面三百鞑子兵,已被我等尽数杀死。各位不用等了。”石耀庭疑惑道:“尊驾是谁?”那人道:“本来大年初一,我们不想打扰的,但鞑子既先来搅闹,只好提前相邀大驾。镇外等了许多江湖朋友,久欲瞻望风采。石大侠若不弃,便请移驾如何?我们不敢进镇放肆。”

石耀庭说道:“你们是来找俺比武?”那人笑道:“石大侠立誓不出山东,众人也自然守诺。如今石大侠出来了,大伙都想一睹‘天下武功三分半’究竟是个什么样。不知石大侠……”石耀庭打断他道:“俺既食言,你们怎么做都没错。请带路吧。”那人大喜,不敢上马引路,牵缰走在前面。几人都随他向东走来。尚瑞生悄声道:“外面人与大哥有仇么?”石耀庭摇头一叹,露出许多无奈。

少时出了小镇,只见东面雪野上竟站了一百多人,服饰各异,正在等候。另有几十人坐在地上,显已受伤。南头一片空地上,卧倒几百具死尸、战马,状甚惨烈,果是鞑子兵不差。众人见石耀庭走来,轰地起了一阵喧哗声,人人表情复杂,似羡似妒。

石耀庭大步走近,冲四周抱拳道:“蒙各位抬爱,早一日便在镇外等候。俺若知道来了这些朋友,必请进来畅饮叙怀。”众人有的还礼,有的束手不动,更有人蔑然冷笑。

只见一中年男子走出人群,相貌儒雅,衣袍光鲜,拱手道:“石大侠当年号称‘天下武功三分半’,以此论来,石大侠必艺高如天,技深似海。冲着这句话,大伙都来讨教,也不算太冒昧吧?”

倏见一个壮汉纵出人群,抱拳道:“请教石大侠的高招!”蹿上一步,正欲抡拳相搏,猝听北面銮铃声响,一匹马疾如风卷,驰入人群。一人飞身跃下,如苍鹰扑兔,蓦然揪住那壮汉背心,大笑道:“你这货也配与石大侠比武?哄孩子似的赢了你,白糟践好玩意啦!”随手一抛,那壮汉直飞过众人头顶,倒插入雪中。众人眼望来者,莫不气沮:“这人一到,可没我们动手的份了!”

尚瑞生见走来之人三十多岁,衣着随便,气旺神豪,大是落拓不羁,已觉看着顺眼。那男子腰间挎个大酒胡芦,取下来递给石耀庭道:“尊驾是我偶像,请喝了酒再赐教。”石耀庭见他毫无虚礼客套,一口气喝下,说道:“江湖上多闻‘搏命李三郎’的大名,果然对俺的脾气!”

李三郎道:“家师临终交代,让我有机会向你讨教,说是有些道理,一交手才明白。请即刻赐教吧。”言罢甚是干脆,身子,近身便来发劲。石耀庭见他手法简单,一股活劲却又快又整,遂向前迎了迎。一瞬间,李三郎忽觉劲儿塌了,浑身极不得劲儿,尚看不出对方巧妙所在,已然向后飞去。他愣了一愣,方赞道:“好身手!可惜没看明白,不知怎么输的?”石耀庭笑道:“手脚放对了地方,想不赢都难。三郎比俺想的要强!”三郎脸一红道:“是我没悟透本门的内功,缓步来到石耀庭面前,说道:“换个地方动手如何?”石耀庭见来人淡眉细目,穿了件极不合身的破棉袄,头上戴个更破的皮帽,失笑道:“他们会让俺走么?”那人看了看四周,说道:“真东西没法让他们看,一看精神就灭了,以后再练不了拳。我不想造这个孽。”石耀庭心头一沉,盯住他道:“先试试,不成再换个去处。”那人一笑道:“我只来印证武学,不想坏你名头。一会儿你想走,我跟着就是。”向后一退,不自觉地竖起一掌,似在行礼,倏然进步,伸手抓来。

这一下只是引手,但快得超乎想象,石耀庭万不料他出手竟比闪电还快,险被抓中,一闪之下,那人正招已出,其速更是难以形容。石耀庭只躲此两招,竟觉气血翻腾,正欲反击时,那人脸上微露讶意,忽竖掌劈来。这一下招数极平常,境象却极诡异,仿佛不是手掌劈来,而是手掌引着一股奇异力量,逼向石耀庭前额。

忽听尚瑞生惊呼道:“大哥当心!他……他是那个‘大师兄’!”一言未毕,众人骤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罩过来,百余人尽似筛糠一般,几乎同时瘫倒。突听轰雷般一声大响,场内竟似有火药炸开,雪浪冲腾而起,顿时把那股神奇力量盖住。众人雪浪袭身,衣袍大碎,直惊得魂飞魄散。十几人狂呼道:“这……这是‘北手空劲’!他……他居然练成了!”话音未落,只见石耀庭一掌击出,那飘下的雪花竟在他掌心凝聚成团,倏然离掌飞出,似圆球般疾旋不止,越转越大,越大越空,里面包裹着极强的气劲,仿佛立时就要炸开。

所谓“北手空劲”,本为石家祖上一位亢宗的人物所创,其理原极简单:只要以独门内功为基,一掌发出,力呈空疏之状,随即后力赶上,将前一股实实包裹,一股大似一股,一股罩定一股,待十几股力道搅在一处,内里即生气涡,疾旋不止。但要这气涡炸开,显出绝大威力,至少需几十股力道一并发出,且是越来越强,后蓄无穷之力。然凡事至盛则衰,至极则毁,一个人内力再深,到最后也要枯竭。却不料石耀庭英雄异禀,竟将此门神功练成。

那人见“空劲”裹成雪团,直向自己飞来,忽掌现奇形,居然向那大雪团拍去。众人一见,都惊得连滚带爬,捂耳逃窜。谁料他一掌拍下,那雪团如逢热浪,骤然萎缩下来,随之哗地一下散开,缓缓飘落在地。石耀庭仰天长叹,已知无法取胜,不愿众人看到自家落败场景,叫声:“走吧!”纵出人群,向北奔去。那人哈哈一笑,扔了破皮帽,风一般跟随。

尚瑞生有心跟随,只没这份气力,急得连连顿足。看众人时,都惊得魂不附体,呆若木鸡。

群豪受此惊吓,始知石耀庭盛名无虚,武功更在传闻之上,而对手似乎犹胜一筹,不消说与众人更隔了万层法天,均不由气折心灰,大感绝望。过了半天,才见十几个强手缓过劲来,人人向天长叹,摇摇晃晃着去了。余者散坐调息,直待心神收敛,这才负起伤者,失魂落魄地散去。

天色渐渐暗下来,二人已是雪落满身。那老僧跏趺而坐,再不说话,脸上微泛异色。尚瑞生无意间瞥了他一眼,忽觉他肌肤似光滑了许多,看着仿佛年轻了。细看了几眼,又觉变化并不大,只不过头顶心鼓出个包来,略显得怪异而已。

尚瑞生等待良久,知道石耀庭再无可能回返,在旷野中失神站立良久,才想到:“我四处虽有些朋友,但除石大哥外,唯与濠州邓愈情投意合,只是听说他那里闹得极凶,怕也呆不安稳,何况此僧半步不离,又怎能带他同往?”一时心烦意乱,拿不定主意,当下先离了小镇,向南走来。

行出一程,眼望四野旷寂,无可依托,内心悲惨:“人说穷鸟入怀,尚有仁者悯之;我今潦倒穷途,仍为离群猛士,难道竟无归所!”想到此节,壮心反起,顿觉有了精神,朝北面拜了两拜,又洒下几行热泪,转而大步南行,再不回顾。那老僧也不问他去往何处,只是悄伴在后,仿佛天涯海角,也愿相随。拳架还不够稳。再试一次如何?”石耀庭道:“三郎这话错了。贵派的拳架本身就是内功,较的是‘十二大法’,令师当年与俺说过的。”那男子想了想道:“这话深了,回去再琢磨。我再丢回人!”欺身变了招式,二番来攻。这一次身快劲整,石耀庭竟来不及动作。三郎正喜间,蓦觉对方身上松极了,随之嗒地一紧,就这么一下,自家便又飞了出去。众人早知李三郎手段奇高,北五省向称无敌,没想到会输得这么快。

那男子跳起身来,愧喜交集道:“没白来,总算见到真东西了!顶得上十年苦修!”如飞而去,众人看不出高明所在,俱甚纳罕。

忽听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:“三哥别走啊!且看我这路‘提柳散阴刀’管不管用?”却是一个瘦高个,乃是与李三郎齐名的高手,绰号就叫“散阴刀”,一向只在南方江湖行走,世人莫知其名,只知武功神秘莫测,乃是李三郎向来推重之人,他快步走来,正要拨刀出鞘,蓦地里柔风飘至,一人逼近身道:“呆着别动!”一句话竟把他钉在地上,刀也拨不出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